新闻中心
所在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失了初时的惊诧与欢喜。象一程执意的寻向

    失了初时的惊诧与欢喜。象一程执意的寻向

    时间:2017-04-03 15:24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五月,旁白
    四月隐去,心事沉潜在那一季喧哗肆意之间,仿似听闻到时光深处寂落的雨声。花事凋败,只留下一地颓靡香尘,黯然成泥。那是关于四月潮湿暗转的秘密。也终在烈烈艳阳之下,隐匿成一段丰盈婉转的章节,日渐平息于轩窗下淡淡的笔迹。
             而五月葱茏,却寻常在眼底眉间,失了初时的惊诧与欢喜。象一程执意的寻向,待尘埃落定,却也不过是默然相对寂静欢喜,平淡并无新奇。而所有的纠结与曲折,就遗落并封存在那一程隔山隔水的感念和百转千回的光阴里,无风亦无雨 。 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喧哗深处,你寻向的终是一阙简静诗词。
            这些时日,平淡也沉实。只闲来看书报,侍花草,疏离网络与文字。日子以素简庸常的姿势前行,无起无落,无喜无伤,仿若少年时冬日午后的街,阳光煦暖干静,有些看似的清寂寥落,却并无缺失感。
            在白天,在黑夜,只闲来细数朝暮冷暖,心事却退守在自已织就的茧里,不肯留下支言片语,不肯弃了这尘俗看似的丰足葱茏,读那光阴纵深里细琐的深意。
            日子渐次粗砺简单,渐次以分明舒缓的轮廓宽泛快乐。晨起散步,晚来读文。这样简静纯一的时日,如若流水脉脉不留印痕,不深刻,亦无半分隐忧。
              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并对光阴的某些片段不深深热爱,不疏离绝望,只以无拘泥与束缚的姿态存活,光阴便洞明清朗起来,如若柳暗花明的清阔与欣喜,惹人恋念与自甘沉堕。
             细细想来,这无异于删繁就简,却终是生命渐渐趋向的样子。如若你喜欢的衣必将去除蕾丝与赘饰,语言也终将剔除婉转寒喧褪隐成冬深里落尽叶的枝。你怎会不知,那些华丽妖娆的文字,终不是光阴里简静恒美的诗词。如若行年渐晚,便大抵于心意之间有所沉淀,便慢慢切近归隐为恬适寂静。不过是历经那大风大浪里的繁华热络,终以记忆来铭记与窖藏,而那么丰足明丽的旧事,终将成为此生宿命的指向与索引。
             是这样渐次朗然洁净的方式,那空灵的惆怅与犹豫已殆尽,记忆的骨骼却依旧清朗坚定,你于喧哗表象沉潜入世事空阔幽微的内核。它是宿命里明明灭灭的光亮,也终是你此生路途之上阴晴圆缺的对照与映衬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文字,旧时光里的花朵与情意。
             有时候,文字也只是需要,无谈情致与风雅。就象一个人要吃饭睡觉,要以之衣饰施之粉黛来和暖妖娆。兴味与方式罢了,并不需要以之喧哗明耀来作衬。
             就象有的人一睁眼就要说话,需要不停以之言语倾诉才得以平复,有的人需以之沉默来封藏旧日,以历炼与打磨内心质地。有的人却需要不停地行走,能得以缓解灵魂深处的冲撞与压挤。。   
             而你,也不过以文字饴养并沉静内质,且不断在方寸之内周全与丰满那日渐消瘦的灵魂。仿若如此便不曾耗费,这迅急和美在心底的琐细光阴。且一字一顿,都是于靡靡消散时日里细碎典藏的救赎与宽悯。
            你知道,言语最终是空寂虚无的。再是华丽缱绻,再是喧哗明耀,也终是虚化在斑驳绵密的红尘里,淡成天际倏忽闪落的云朵。
            而文字,界限明晰。它就在那里不凉不暖,不离不弃。仿若旧在箱底却终不忍舍弃蓝印花的衣,纵褪去那轻暖妥贴,依旧是静默在旧时光里清淡绵长的花朵和情意。。。
     
    上一篇:这是所有洋节里,我唯一看重的节日 下一篇:回家,拿出钥匙开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