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所在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这是所有洋节里,我唯一看重的节日

    这是所有洋节里,我唯一看重的节日

    时间:2017-04-03 15:24
     
     
    母亲节,散记 
    母亲节,是个洋节。这是所有洋节里,我唯一看重的节日,因关乎天下恒久而美丽的主题——母爱与赤子情怀。”妈妈是个美人,岁月你别欺负她。”这句话说得多深情多动情啊!真是一见便倾心呢。我不是一个美人,但也请岁月不要欺负我。因为我是妈妈,看在儿子的份上,算我求你了。你懂的。
              晨起,我对身边的管家戏谑道:“母亲节了,你是不是也要对我有所表示呢?”他很平静地回我的话:“是要表示的,但就这个节的含义而言,应该由你儿子来完成的。”我回他:“我儿子目前还小呢,那就由他的父亲来代表寸心了。”他说:“只听说父债子还的,没听说子债父还的。”我说:“你这是铁公鸡理论。”嘻哈节日,是我们清简生活里的一个惯常习惯了,有点对节日不够敬畏,但我们习惯了彼此的调侃和节日里的不作为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给南方的妈妈打电话问候节日。妈说她在看电视呢,大姐在厨房张罗午餐。妈的语气是平淡的,但我听得出那份幸福的感觉。我告诉妈昨天给她快递了礼物,是一件丝光棉的短袖,估计明后两天应该就能收到。妈笑了,说你不是刚给我寄钱了吗,怎么又给买衣服呢,别再乱花钱了。而我是喜欢给妈买衣服的。我说,我刚得到一笔意外之财呢,是去年三八征文的奖金。虽然这奖款不多,在路上蹒跚的时间又久了些,我心还是有些小清喜的。这里,我还真想跟岁月谈谈:“我妈妈已经老去了,她的红颜早已被你带走,那就恳请你赐予她安康和快乐吧,这也算我求你了。你也懂得的。”我想岁月会眷顾我慈祥善良的老妈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周末的午饭,我是没有理由不重视一些的。红烧排骨,清炒娃娃菜,香肠炒苦瓜,海米萝卜丝汤。管家还是那句赞叹:“哪个菜都比外面的可口!”他指的是周六晚我们在小区的英光私家菜馆吃饭,吃得真是不怎么样,他说那些食材也是让人不怎么放心的,这也更坚定了我不在或少在外面吃饭的想法了。饭毕,他很麻利地起来收拾碗筷,而且很是雷人地给我一句恩宠:“今天你过节,就不用你再动手了,就坐着别动,一会我抱你进卧室!”我差点笑喷了。那好吧,我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。他这也是聪明人啊,不买礼物,但也不忘小小表示一下呢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午睡后,雨已经停了。他说我们出去走走吧。雨过后的空气清新怡人得很。微微清风,淡淡花香,我们慢慢悠悠的走着……侧望,视线被一片开得率性而自在的白色野花吸引过去。脚步轻移,朝向那片质朴的妩媚。我不知道那娇媚的野花叫什么名字,但那纯白的小花,着实是风情而韵味的,我知道自己一向是对那素雅的花儿多一份钟情的。眼前这白花类似那种山菊花的状貌。单独的朵儿,没有什么独特的韵味,还显得有些淡薄,但簇拥成一片花墙的时候,这美丽的情致就淋漓尽致地彰显无遗了。仰视那纯净而生机的白色小花,心底一掊无处安放的柔软情愫也就悄然移植给这些静默的花儿,它们肆意生长,随意而开,惬意而醉,把生命最本真的快意和逍遥演绎给这静谧也空旷的大地,然后,自生自灭,安然归依。这该是生命最写意的境界吧。纯白无念,烂漫怒放,不挂牵凋零身后事,也不在意眼前争艳与夺芳,只为美丽一季,葱茏一岁,仅此而已。有些遗憾的是,我们竟然都未带手机,无法留念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简单的晚饭后,我坐在电脑前轻舞指尖,敲打今日的细碎。夜,安静地铺开;文字,安静地倾泻;人,安静地听文字划过心灵的声音。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这亦是一处沉静所在。片羽般纤柔而生机的叶韵,已是一种摇曳生姿 下一篇:失了初时的惊诧与欢喜。象一程执意的寻向